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正义的使命txt下载 > 章节目录 第944章 变局
    “省委研究决定,王志山同志代理拜州市委书记、并主持市委工作。卢世德同志负责处理市委日常工作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皆哗然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王志山是代理市委书记,工作重心仍然放在市政府那边。市委由卢世德处理日常事务,这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关键是省委特意强调,那么就有了非比寻常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在说明什么?故意释放什么迷雾?

    每个人心里都在念着小九九,尤其身为当事人的王志山和卢世德。

    厉元朗也觉得奇怪,不过就是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毕竟不涉及到他,关注程度自然不高。

    无论谁来担任新的市委书记,只要一心为民,正直正派,厉元朗都会拥护他。

    之后,康醒民又宣读一条消息,就是恢复郑耀奇职务的决定。

    怪不得郑耀奇出现在会议室里,想必他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宣布完,康醒民继续说:“省纪委已经敦促市纪委开展行动,于昨晚将钱小江、许麦等人捉拿归案。”

    “同志们,明尚白和梁恩元等人的问题,前车之鉴,希望大家能够引以为戒,约束好自身行为规范。莫伸手,伸手必被捉。”

    他讲完话,王志山则代表市委市政府,做了简短的表态发言。

    无碍乎坚决拥护省委和省纪委决定云云。

    会议持续了一个小时方才结束。

    从此,拜州市正式进入后明尚白时代。

    当然,同时也留下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尾巴。

    那就是,由谁担任市委书记的问题。

    目前形势来看,如果不从外地调任由本地提拔的话,只有王志山和卢世德二人最有机会。

    市长接任市委书记的情况很多,但是也有副书记直接提拔书记的。

    就像当年的常东方一样。

    离开市委,厉元朗返回政法委,叫来了王哲选和市中院的李华院长以及邸永久检察长。

    四个人坐在他的办公室里,讨论那些没有考上员额制法官的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李华作为当事人,她所面临的压力的确不小,她说道:“我最近几天,一直和相关老同志分别谈话,了解他们的诉求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所反映的问题,基本上有两点。一个是,让他们和年轻人一同考核,认为有失公允。他们年纪都偏大,记忆力大不如前,肯定考不过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是面子问题。老同志失去法官位置,只能给新任法官做助理。其中不少人还是年轻法官的师父,是他们手把手调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给徒弟当助理,心理落差大,一时难以适应和转不过弯来。所以,如何安置他们,成为摆在我眼前的难题,始终困扰着我,令人头疼。”

    邸永久接过话茬说:“李院长面临的难题,也是我们检察院即将经历的苦恼,我们都希望政法委和厉书记能够帮我们排忧解难,给我们送来一剂良方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思索片刻,说道:“我有个想法,能否采取公检法内部循环分流,让这些老同志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发挥余热,大家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哲选细品着,连连赞同道:“厉书记的提议好啊。换了新环境和新的岗位,能充分调动大家积极性,我觉得可行。”

    李华双眼顿时变得明亮起来,“很好,非常好。这样一来,所有难题迎刃而解,我就不用整天睡不着觉了。”

    邸永久微微颔首说:“我同意厉书记的想法,就比如市公安局的看守所,可以将老同志调过去担任管教,或许去培训中心,这些都行。”

    可他忽然想到一个棘手问题,“梁恩元出事了,市局那边该如何沟通?”

    厉元朗信心满满说:“这事不急,等到新班子配齐之后,我再和他们联系落实。”

    开会期间,郑耀奇的电话就打进来,邀请厉元朗去他的办公室里坐一坐。

    正好,厉元朗也有此意。

    等李华和邸永久离开之后,厉元朗叫住王哲选,直截了当问他一个事情。“哲选,你对宗主任这个人的印象怎样?”

    王哲选有些吃惊的反问:“厉书记,您对他有怀疑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。”厉元朗诚恳道:“宗主任曾经向广森打听过那两封举报fl公司信件的内容,我不知道他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王哲选思索说:“我对宗主任了解不多,若是厉书记想要调查他,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连连摆手,“不是调查,多留意一些吧。毕竟现在这个时候,我不想政法委内部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会掌握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王哲选,厉元朗才直奔楼上郑耀奇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郑耀奇十分客气的把厉元朗让进沙发里坐下,厉元朗先向他官复原职表示了道贺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可贺的,倒是老弟你,眼前就有一件喜事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大惑不解,“老哥,我哪来的喜事?”

    郑耀奇递烟的同时,玩味道:“听说老弟昨晚在云冬青那里过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这事千万莫要乱说。云老师尚未成婚,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郑耀奇笑道:“还没怎么着呢,就学会向着她了。有门,我看有门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懂了,“老哥,你误会了。”于是便将昨晚发生的过程,详细告诉给郑耀奇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没有……”郑耀奇露出惊讶表情。

    厉元朗的头摇成拨浪鼓,“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,真的,我向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了。”郑耀奇若有所思说:“云冬青和方处长通话的意思可不是这样,难道说消息有误?”

    “老哥,看来你是受人所托,是方处长让你来找我谈的?”厉元朗深吸一口烟,笑眯眯看向他。

    郑耀奇并没隐瞒,直言不讳的讲道:“的确是方处长的意思,她给我打电话,说云冬青隐晦的表态,你们昨晚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”郑耀奇索性一摆手,“元朗,我郑重其事的问你,你觉得云冬青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有知识有学问,各方面都不错,挺好的。”厉元朗说的相当中肯。

    郑耀奇接着问:“方处长让你考虑和她相处,你是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厉元朗犹豫片刻,不得不实话实说,“我只是对她的印象好,但是真正上升到恋人身份,恐怕有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难度,或者说你的担忧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想进行下一段婚姻,我孤身一人很久了,也习惯了,这样反倒轻松,没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回事儿。”郑耀奇长舒一口气,“你这是对婚姻有恐惧症了。今天,这里没外人,我不妨和你说点掏心窝子的话,对与错,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老哥,请你指教。”厉元朗微微探了探身子,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看得出来,康副书记代表省委在会上发言,我可以十分负责任的告诉你,这次市委书记人选就是从拜州本地提拔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稳定局势有很大的作用,省委不希望拜州出现乱象,估计会快刀斩乱麻,尽快决定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是谁,实话告诉你,就在王市长和卢副书记之间。如果是王市长,卢副书记会接替市长的位置。反之,就是卢书记走马上任。无论是谁,市委副书记的位置都会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地方,多由专职副书记兼任政法委书记,这是突出政法工作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你现在身为政法委书记,就没有想着更进一步,成为市委副书记吗?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郑耀奇才道出谈话的真正目的。